• 山静似邃古,日常如小年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8-19 08:36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天上的云很清闲,尤其是在夏天,白白的一团懒懒聚在山顶,风不来,它就不走。树上的鸟儿飞的很慢,有时候就静静站在电线杆上歪着头将你望着,毫无惧意。

    天色微亮时分,水红鸟的叫声便响在了郊野,那声响非常淳厚冗长,穿透力十足,像一曲不为人知的调子。这曲调子跳过郊野庄稼,跳过树林和溪水,越进青瓦黄墙的宅子里,唤醒熟睡的人们。

    人们睡眼惺忪地推开自家宅子的后门,便可见长尾鸟拖着自己美丽的橘红色尾巴自山底下飞过,它们不时停在枝头交头接耳,不时在山沟间相互追逐嬉闹,数量之多,形状之异,让人的心境不由跟着一起雀跃起来,感叹一声:又是热烈的一天。

    春有雀啼蜂蹿,夏有蛙闹蝉鸣。山沟里,历来不缺生气。

    山脚底下,宅子里旧式摆钟悄然地走着,滴答,滴答,它或许会认为自己走得无声无息,却不知当宅子一旦静下来,它的脚步声就是明晰可闻的。到了整点或是半点就“铛”地一声响起来,声响绕梁数十秒方歇,就是那从宅子前通过的行人,也可由这钟摆所敲点数知晓当时的时刻。

    跟着时刻慢慢走,阳光的光线也在不断地变幻,朝晒前窗夕晒梁,黄昏,落日的光洒满了宅子,洒在客厅所挂的老相框上,洒在客厅所贴的花鸟字画上,洒在老旧的房梁上,洒在寒酸的木窗上,将之染成吉祥的蜜橘色。那是一种标志着大自然关于宅子,关于家的看护色。

    背着大书包的孩提在黄昏时分踩着落日的尾巴回家,在老人们的故事中入睡,夜虫地啾鸣,等夜虫的啾鸣声渐被夜色吞没,一天,就这样悄然完毕了。

    熄了灯,窗外的月光便投进窗子,透过窗子可见满天静静繁星,你对它们说:晚安啊。它们眨着眼睛,好像在对你说:好梦啊。

    群山环绕,一片幽静,恍若一个避世桃源,恰似万物都不存在的远古时代。

    山中时而松竹摇曳,山雨欲来;时而鸟虫啾鸣,不知光阴荏苒。古人一袭竹榻,一壶酒,一卷书便可悠然度日,今虽无那般朴实的心境,却也能在****的桃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晴空里农耕劳动,雨幕下喝茶赏雨。

    看出人意料的一场大雨将山峦狠狠冲刷,洗尽铅华与尘土,洗掉了笼罩在山面上久久不散的灰,显露苍翠欲滴的绿。取而代之笼罩在山沟间,在山顶的是白色的半透明雾气。雾气不断随风而走,从这片山头走到那片山头,从山脚蒸腾升起,自山腰回旋扭转而过,终而爬升到山顶,汇入天边。

    那云雾旋绕的姿态,直把那山间砍柴人都染似了仙人,好像一抬手,便可乘风而去。

    人间仙境也不过如此。

    在这样的风光里日子,家常便饭,也怡然自得。

    春旱季有斗笠蓑衣;夏日有蒲扇麻衫;秋季有割禾弯刀;冬天有酥饼油茶。春夏秋冬交掉的是年岁,替不掉的是对生命的酷爱。

    山静似邃古,日长如小年怕就是这样的意境。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