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晚荷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10-30 17:28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被蜻蜓初吻的情形模糊如昨,再遇却已一池枯褐,满目荒芜,从前的美丽婀娜翠绿如盖已不复存在,衰落的叶子弯曲着,像一只只握满年月艰苦的手掌,在干燥的叶茎上发誓,虽已妆残香尽,铮铮傲骨仍然沉着不迫,顽强的坚守着不平的庄严。而那些失掉叶子的叶茎,似一排排兵士的钢枪,耸立在深秋的寒塘里,迸发出震慑魂灵的力气!偶有几抹耀眼的黄绿,像头戴钢盔的战士,威武的傲立其间,昭示着不息的生命!岸边细柳如瀑,将芊芊柔丝折射湖中,残荷翠柳相映相衬,呈现出亦泣亦歌的绝美画卷······

    一些消瘦的身躯倾斜着,纤细却刚毅,或爬行弯曲或叠折急转,如临水舞者的剪影定格,勾勒出美伦多姿的精美。没有一种植物像你一样衰落的如画如诗,如诉如吟,你的风骨不因凄凉而挫折,你的婉转不因衰老而失容,一池灵动凄美而悲凉,你以独有的狷介编写生命的赞歌。几对厚意的鸳鸯在你身边嬉戏轻语,感恩着你曾赋予的花好月圆。

    湖面上漂浮着一些下跌的叶子,像一张张长满褐斑的衰老面孔,参差的边际是遭韶光蚀刻留下的伤痕。一只只莲蓬点头低垂,将一世贫苦独饮,微波如镜残颜孤影。不畏西风紧,冰心涤天穹,你将美丽的魂灵水中放歌,以沉着为生命上色。

    满池凄凄满目荒

    几多娇红水中葬

    几度悲欢几度伤

    千古冰清骚客唱

    情无归处情未央

    往日照旧绽水乡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